墨桑Molsung

》退休文手
》貓咪愛好者
》Mayday fan

【双黑/太中】今天天晴不晴?

#跪着求评

#我可能写了假文


冰冷的水不断灌进太宰治的鼻腔与肺里,那些水本应是温柔拂过自己脸庞的,这时却霸道的想骇入他的四肢百骸,压得他喘不过气,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。

 实在是难以呼吸,但他并没有挣扎,因为也只是徒劳无功。这时他的表情应该是安宁祥和的吧,太宰治想。视线开始逐渐模糊,就快要闭上眼了,但他却倔强的睁着,鸢红眸子里的落寞不断溢出,泛滥成灾。

 

河水外的世界正下着雨。

 

就算在水里,他依然能听见雨毫不留情的落在河水上,淅沥哗啦的响。

在雨前,是碧蓝的天空与河水,他忽然想起中原中也——在他眼里,或许是心里,那个徘徊不去的男人。

太宰治以为自己会看到那名夕发男子挽起袖子,一边叨叨絮絮的骂着,一边将人拖上岸,像以往的每一次自杀一样。不小心掉落的帽子——属于中原中也的帽子,毫无方向的飘荡。

 

「醒醒了。你这浑蛋,整天就只知道给我找麻烦。」他会这样说,加上毫不犹豫的拳头落下,发丝湿漉漉的滴着水,也一点一滴的落下,落在他的心口。

 

思念如潮水般汹涌而来,猝不及防,让人手足无措。

该来的人没有出现,到了尽头,终究还是得一个人。

 

雨后,会不会天晴?

而你,在哪里?

 

§

 

太宰治惊醒时,外头正在下雨。


拿起手机一看,凌晨四点。冬天的夜吞噬了房间,只有离床不远处一盏快要坏掉的小夜灯发出微弱光芒,一个不早也不晚的时间。

凌晨四点的中原中也大概在睡觉,太宰治反射性的想要回头看看他如婴儿酣睡般的睡颜,最没防备的时刻,可双人床上摆着一颗枕头,自己的。他顿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,像是终于了解世间亘古不变的道理,没有什么东西是长长久久的,例如季节性的螃蟹、例如友人、例如爱人、例如生命,像婚礼上制造的七彩泡泡,如此梦幻却又脆弱不堪。


凌晨四点,太宰治倒回床上。

快要坏掉的小夜灯一闪一闪的。


§


不晓得是什么时候睡着的,醒来时天空依旧灰蒙蒙的下着雨。打开手机一看,早上六点。


原来离上次醒来只过了两个小时而已,时间过得有些缓慢,慢到足以让他思念一个人,或者再做一个怀旧的梦,但梦这种虚而不实的幻象,他无法相信,他从来没做过所谓的好梦,从他顿悟的那一刻起,上万个恶梦如藤蔓般紧紧缠着他,从没停过,他都能想像藤蔓上头开了朵花,像是在嘲笑自己。

恶梦太多太多,反覆无常的在每个晚上上演,太宰治就怕恶梦真实呈现在他的生活里,而他终究没办法避免,很多事情降临的太快,习惯掌握每件事的他现在只觉得自己狼狈的好可笑。


当他出门时外头还在下毛毛细雨。天空本应是像中原中也那迷人的双眼,而今是像要将人拆吃入腹的颜色,深不见底。他常对中原中也说,全身上下只有你的眼睛能看。其实他更想对他说,你让我醉倒在你的眼里了。这时候应该牵上手的,但他没有。恶心极了,他想为这般老套的情话呕吐,尽管自己喜欢他。


中原中也的丧礼比太宰治想像得还要更庄严些,他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黑手党的丧礼——那是只为高层干部举办的。

「我就知道你会来。」

「大姊。」

尾崎红叶换上了日本传统丧服,这是太宰治头一回看见她这么穿,也是头一回看见她悲伤的神色。

「还是得好好活下去的。」尾崎红叶说道。


无奈极了,就算人死了还是其他人还是得好好活下去的,太宰治在心里为尾崎红叶心疼了几把。她这么爱中原中也,比爱自己还爱,比太宰治还爱,可她还得好好活下去。而太宰治心痛死了,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何心痛,或许是得在没有中原中也的世界里苟延残喘,可他还得好好活下去。


这多么难。


丧礼快开始了,来参加的人越来越多。太宰治逐渐搞不清谁是谁了,他们脸上共有的哀戚使他蒙蔽了双眼,还有心,或许自己得继续这么悲伤了吧,忘不了的。

尾崎红叶还在说,说着说着还频频拭泪。太宰治没仔细听,也不想听。

丧礼结束后,他只记得尾崎红叶说的一句话,还有人们被悲伤浸染的脸庞。


「别太自责了。」


§


任务途中,敌我两方交战的水深火热,这紧要关头太宰治只是站在一旁独存的大树下,反正他也只能站在这里,他上去打也只是在拖累中原中也。一颗比一颗鲜红的重力球漫天飞舞,太宰治意兴阑珊的看这如烟火般华丽却更暴力的景色,他忍不住打了呵欠。这次的敌人,一样无趣。

他每一次都对中原中也和自己有绝对的信心,这次也是,他也相信双黑绝对的默契,不曾出错。


可这次偏偏出错了。


他抱着中原中也感受他逐渐流失的体温,中原中也嘴里喃喃的说着话,漂亮的薄唇沾了血张了又阖起,说了什么太宰治听不明白,他仅记得自己心乱如麻,如一条即将溺毙的鱼却等不到救援。


他没想到他们之间也像烟火般短暂。


§


太宰治从斜对角的镜子可以轻易看到自己被冷汗溽湿的额角,他抹了抹冷汗。这是今晚第几个恶梦了他数不清,触感太过真实,他依然在发颤,更骇人的是,这是实际发生过的事。

尾崎红叶说不要自责,这哪能不自责,他恨自己恨的往死里去了,这哪能不自责?

他试着推敲中原中也最后可能说的话,是「我讨厌你」吗?还是「居然不是你先死」?难道是「我喜欢你」这种肉麻恶心的话?怎么想都不可能,但他想不出中原中也最后想说什么,或者说,他最放不下什么?

他突然想起中原中也漂亮的薄唇,细细长长的,偶尔勾起的笑——不管是坏笑还是发自内心的笑都使人神魂颠倒,做/爱时自己最喜欢吻他的唇,那儿最常留的为儿通常都是红酒,吻着吻着感觉自己都要醉了,醉在中原中也的世界里,尽管自己恨死他了,恨到骨子里去了,他还是很爱他,不管是身躯还是其他,爱到无法自拔了。

因为是中原中也,爱恨当然能并存,虽说很讨厌对方,但却是最了解对方的人,极其矛盾,但这就是货真价实的双黑。

窗户外大雨下的滂沱,天神一定是太寂寞了,寂寞在世界上泛滥,寂寞到哭了。太宰治看着外头的细雨,笑了,笑得不像原本得自己,笑得像哭,到底是在下雨还是在哭呢?都不管了。


雨后,到底会不会天晴?


§


太宰治在整理中原中也的遗物时意外看到他的日记,没想到那人也会写日记的。红色日记有被翻阅多次的痕迹,蓝色墨水潇洒的字迹更是历历在目,一下又一下刻在他心头。


6月10日 天气晴

今天太宰又去自杀了,真麻烦,他都不知道每次去捞他上岸这事有多麻烦吗?不只麻烦,这样容易感冒,到时还要我费心照顾他,任务都不处理了吗?


6月13日 天气晴

昨晚他像疯狗似的,真有那么饥渴去找外面的小姐啊,腰疼到直不起来了,还特么欲求不满,而且润滑剂用完了还叫我买,那家伙有够恶劣的,单纯想看我丢脸的样子。


6月15日 天气阴

他生日快到了,非得买个礼物给他吧,可我真不知道他想要什么,送他一打美丽的小姐他会要吗?还是蟹肉罐头?啧,真摸不着头绪。


6月19日 天气雨

最后我还是送他一打的罐头了,他只是愣了愣,小声的说声谢谢就收起来了,他看起来很开心,一整晚都很安分,难得他这么乖,一打罐头就可以讨好他,真好。


6月20日 天气雨

要去出任务了,据说是一个国外的奇怪组织,首领说很好搞定的,这我们就放心了,可我最放不下的就是太宰治,他总是令人担心,希望他不要搞出什么乱子。


中原中也被迫永远停在6月20日。


中原中也一直放不下的原来是自己,那他临走前说的话大概不言而喻了。太宰治在心里笑自己愚蠢,怎么连中原中也的心情都不知道呢,亏他是对方的好搭档。

他沉默的放下手里的日记,而乌云散了,雨停了,阳光泻进没拉上窗帘的窗户里,透着窗上的水珠,折射出七彩光芒在太宰治眼前。

尾崎红叶说,我们都还得好好活下去。

中原中也的时间停了,可大家的时间还在前进,大家都被时间的浪潮推得不得不往前,没有时间伫立在原地悲伤了吧。


中也他啊,果然还是没长脑子,真讨厌呢。


雨后,到底会不会天晴?

你说呢?


fin.


###


其实这本来是当活动文写的,后来来不及交稿就算了,不过就算当活动文写也越来越歪题了,你们就随便看看吧_( з」∠)_

跪着求评跪着求评跪着求评(;´༎ຶД༎ຶ`)(;´༎ຶД༎ຶ`)(;´༎ຶД༎ຶ`)


下一篇
评论(11)
热度(48)
©墨桑Molsung | Powered by LOFTER